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云南前首富沦为老赖,旗下上市公司退市,账上竟有82亿“石头”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1月13日晚,上交所发布公告称,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钰”)股票因自 2020 年11月25日至12月22日,通过上交所系统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 元),按规定被终止上市。

云南前首富沦为老赖,旗下上市公司退市,账上竟有82亿“石头”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1月13日晚,上交所发布公告称,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钰”)股票因自 2020 年11月25日至12月22日,通过上交所系统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 元),按规定被终止上市。

随后,东方金钰也发布了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至此,东方金钰成为2021年首支退市股。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金钰由人称“赌石之王”的赵兴龙创立,公司于2004年借壳上市,拥有从翡翠原材料到生产加工、批发零售的完整产业链条,曾被誉为“翡翠第一股”。2007和2013年,东方金钰掌舵人赵兴龙分别以27亿和35亿身家现身胡润百富榜,并成为云南首富。

首登云南首富之位时,赵兴龙曾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股民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然而2015年,其就在与“私募之王”徐翔一同策划的操纵股市案中浮赢超18.65亿元。

2018年开始,东方金钰连续出现多起债务逾期,公司业绩自此也开始急转直下。随后在证监会的调查中证实,公司牵涉多起信批违规、财务造假事件。

东方金钰退市前的最后一份季报显示,公司资产负债率102.83%,已资不抵债;而据天眼查,东方金钰2018年至今已38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历史被执行总金额高达101.73亿元,未履行比例高达100%。

根据公司2020年半年报,实控人为赵兴龙之子赵宁,东方金钰库存的珠宝玉石账面价值达82.53亿元。赵兴龙和赵宁能靠着这堆“石头”翻身吗?

东方金钰退市,已资不抵债

据公告,东方金钰股票将于2021年1月2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退市整理期为三十个交易日。如不考虑全天停牌因素,预计最后交易日期为2021年3月10日。

云南前首富沦为老赖,旗下上市公司退市,账上竟有82亿“石头”

展开全文

对此,公司已有预期。2020年12月22日,东方金钰公告称,公司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有关规定,将自12月23日开市起停牌,上交所在停牌起始日后的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东方金钰仍有5.76万户股东;前十大股东中,囊括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天风证券、易方达基金、嘉实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停牌前,公司股价停留在0.86元/股,总市值不到12亿元。

退市前公司出具的最后一份财报显示,东方金钰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216.94万元,同比下降93.73%;净利润亏损6.57亿元,同比下降4.01%;公司总资产107.64亿元,总负债110.69亿元,资产负债率102.83%,账上货币资金仅剩545.91万元,已资不抵债。

据天眼查,东方金钰2018年至今已38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公司未履行比例为100%;公司历史被执行总金额高达101.73亿元。在此期间,东方金钰还涉及113起法律诉讼,并于2019年两度被二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兴龙实业”)申请破产审查。

云南前首富沦为老赖,旗下上市公司退市,账上竟有82亿“石头”

目前,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赵宁——赵兴龙之子,其于2016年4月接替赵兴龙成为公司董事长,却又于2019年8月因身体原因辞去该职位。而赵兴龙则通过持股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间接持股东方金钰。 天眼查显示,赵兴龙实控29家公司,四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总金额15.73亿元,未履行比例达82.5%。

曾被称为“赌石之王” 借壳湖北公司上市

20世纪50年代,赵兴龙出生在江苏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1974年,18岁的赵兴龙参军入伍,后在一次偶然的经历下接触到“赌石”,并借此看到了无限商机。

资料显示,即使放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一种仪器能透过翡翠原石表面包裹着的风化皮壳判断其内是“暗藏珠玉”还是“顽石一块”,交易全凭肉眼观察和个人经验,因此在玉石翡翠界,赌石亦有“一刀生,一刀死”的说法,没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和赌性,很难在此领域有所建树。

据环球市场信息导报报道,赵兴龙曾在改革开放后频繁前往缅甸考察翡翠矿山,还曾在接受采访时称,“我对石头的痴迷程度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我只要看到石头可以3天3夜不吃饭。”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赵金龙自称走遍了缅甸的翡翠矿区和交易卖场,在翡翠原石鉴定和估价方面的造诣达到了很深的境地,还在江湖上留下了“赌石大王”的名号,据传他赌石的准确率能达到八成以上。

在此期间,赵兴龙也积累起了一定财富,很快,他将目光投向了资本市场。

2003年,赵兴龙创办兴龙实业,他的目标是位于湖北的上市公司—多佳股份。

多佳股份原本的经营范围为纺织品、服装制造与销售等,公司于2001年与西安三家教育公司置换股权,将主营业务更换为教育产业的投资、管理等。1998-2002年,公司连续5年归母净利润出现负增长。2003、2004年,多佳股份的净利润更是由盈转亏,其中2004年亏损2.17亿元,公司因此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此时,赵兴龙开始介入。2004年,兴龙实业通过收购持有多佳股份25.25%的股权,成为其大股东。相关报告书显示,截至2005年前半年,兴龙实业净资产3.65亿元。

彼时,赵兴龙逆势而进的选择被众人认为是一场豪赌,但通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和资产转换,多佳股份顺利于2006年8月更名为“东方金钰”,赵兴龙也借此成为中国翡翠业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中国珠宝协会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9年,翡翠的价格每年涨幅约18%,2010年涨幅约30%,精品翡翠的价格甚至达到了100%到200%。此时东方金钰选择上市,无疑是赶上了时代的风口。

2007年,赵兴龙家族以27亿身家出现在胡润百富榜中,而52岁的赵兴龙则首次登上了云南首富的宝座。当年在接受《云南信息报》采访时,赵兴龙表示,“我不是云南最有钱的人,股民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要拖累子女和社会时,我会悄悄离开。”

云南前首富沦为老赖,旗下上市公司退市,账上竟有82亿“石头”

2013年,赵兴龙家族再次以35亿元资产成为云南首富,排名全国富豪榜第573位,相比 2012年飙升了123位。

在此期间,东方金钰的业绩也涨至历史高位。2013年,东方金钰的营收已经从2005年的8303.38万元增长至59.28亿元,公司归母净利润1.5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受玉石价格暴涨因素刺激,东方金钰自8月开始至次年2月底的涨幅高达223.74%,一度被市场誉为“疯狂的石头”。

联手徐翔操纵股价 因徐翔案被刑事判决

不过,尽管业绩节节攀升,但东方金钰的股价自2010年末尾的疯狂后就失去了魔力。2011年3月后的三年间,公司股价一直在6元上下横盘,跌幅超30%。

与此同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悄然在2011年超过了80%的水平线,至2014年达到83.43%;销售毛利率也于2013年跌至3.76%,盈利能力直线下降。对比之下,2003年净利亏损的多佳股份这项数据为58.15%,而2006年刚刚完成借壳的东方金钰也有37.01%。

2011年以来,“东方金钰”两次推出过定增方案,但由于股价倒挂等原因,最终均告流产。2014年,A股大牛市前夕,东方金钰公告了第三次定增方案,而当时的“私募一哥”徐翔,也是在此时与东方金钰搭上了线。

据媒体报道,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期间,徐翔和赵兴龙合资成立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然后在公司成立不到十天后便参与到东方金钰15亿元的融资预案中。双方约定增发不超过1亿股,股票锁定期为36个月,并且在定向增发成功后一年内,赵兴龙用4900万股可流通股票置换徐翔持有的4900万股定向增发股票,由徐翔在二级市场抛售以收回投资,且徐翔只承担不超过9%的税费。

2015年6月中旬,定增方案确定后东方金钰股票复牌,并在此后连拉4个涨停。6月30日,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向上市公司提议,拟每10股转增20股。高送转方案一出,东方金钰再次连拉两个涨停,并于7月2日创出61.44元/股的历史最高价。

据同花顺iFind,2014年三季度开始,东方金钰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徐翔实控的泽熙1期高居第三,俗称“泽熙2期”的山东信托-联合证券价值联成三能1号位居第四,泽熙4期名列第十,一年后的2015年三季报中,“泽熙系”已悉数退出。

云南前首富沦为老赖,旗下上市公司退市,账上竟有82亿“石头”

媒体报道称,按投资比例,赵兴龙所持股份账面浮赢超18.65亿元,徐翔所持股份账面浮赢超17.9亿元。此外徐翔还利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马甲账户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东方金钰股票获利9.9亿多元。

2016年8月,东方金钰作为“徐翔案”首只暗仓股被曝出。随着徐翔被捕,赵兴龙也被调查,最终因涉徐翔案被刑事判决。

信披违规,财务造假,调查未完待续

赵兴龙被调查后, 其子赵宁于2016年接任董事长。

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上,赵宁家族以70亿元成为云南地区首富。赵宁本人曾在继任后接受采访时表示,他要实现的第一个“小目标”是:通过3-5年的时间,将公司的市值换一个货币符号,由人民币换作美元。

然而,赵宁上任后,公司的业绩却未能如他所愿。虽然东方金钰营收曾在2017年暴涨至92.77亿元,但此后的一连串爆雷,逐渐让公司迈向了退市的定局。

2017年7月,东方金钰筹划30亿非公开定向增发,以期通过建设珠宝营销网络改变公司困局,但却被证监会以公司没有充分披露赵兴龙与徐翔案对公司的影响否决。

2018年1月,东方金钰宣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期间被曝利息兑付逾期,旗下相关银行账户、持有的子公司股权及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均被冻结。2018年年报显示,东方金钰营收缩水68.08%,归母净利润也由盈转亏为-17.18亿元。

2019年,东方金钰的亏损进一步扩大,年报显示,公司营收5406.27万元,同比下降97.17%;归母净利润亏损18.27亿元,同比下降6.34%;资产负债率高达96.69%,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9.42亿元,账上货币资金仅为674.3万元。

另据公司公告,截至2019年11月19日,公司逾期未偿债务已高达58.1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9年末东方金钰的总资产中,有超过77%都是珠宝玉石。据悉,2004年至2017年,东方金钰耗资45.58亿元囤积了809块原石,其中仅2017年便花费25亿元采购了319块翡翠原石。但数据显示,2006-2017年11年间,公司的翡翠原石仅售出58块,合计销售金额不足6亿元。

此后,证监会的调查和处罚接踵而至。

2020年4月,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2016年-2018年,东方金钰为完成收入和利润指标,通过孙公司控制19个银行账户,虚构销售和釆购交易资金流,将自身4.79亿元资金,通过中转方和名义供应商,转入名义客户账户,再控制名义客户账户支付货款,最终资金流回到孙公司。

12月,经进一步查证,东方金钰在2016、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中,分别虚增营业收入1.42亿元、2.95亿元、1.2亿元;虚增营业成本0.47亿元、1.1亿元、0.41亿元;虚增利润总额0.95亿元、1.84亿元、0.79亿元,分别占当期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29.60%、59.7%和211.48%。另外,2018年半年报中,东方金钰还虚增应收账款0.77亿元。

除此之外,12月东方金钰还连收三封处罚整改公告,分别由湖北监管局、中国证监会发布,针对公司2019年定期报告披露不准确、实控人及控股股东利用小贷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和在中国蓝田收购案中信批违规行为进行处罚,并责令公司整改。

进入2021年后,东方金钰的困境仍在继续。

1月2日,证监会官网处罚通知书显示,赵兴龙因实际控制“郭某”“王某”“付某均”账户交易“狮头股份”,超比例持股未履行书面报告、通知及公告义务,且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股票,被罚款2200万元。

1月7日,东方金钰被判向原告华融控股偿还借款本金加利息5.47亿元。

1月13日,公司宣告退市。退市前,公司最大的资产是价值约80亿元的珠宝玉石。“疯狂的石头”从A股落幕后,还将演绎怎样的故事?雷达财经将保持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xsh6.com/946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6666666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