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奢品

广州夫妻档品牌成李佳琦直播常客,一款女包一次卖了150万

“我一生专注做两件事,爱一个人、做好本土品牌包。”今年30出头的古良,人生目标简洁、明确。八年来,他一边撒着狗粮,一边与爱人吉吉站在一起,蛰伏在白云区一朴素的写字楼内,将共同开创出来的品牌,在2020年天猫双11干出了设计品牌商圈成交第一的好成绩。

“我一生专注做两件事,爱一个人、做好本土品牌包。”今年30出头的古良,人生目标简洁、明确。八年来,他一边撒着狗粮,一边与爱人吉吉站在一起,蛰伏在白云区一朴素的写字楼内,将共同开创出来的品牌,在2020年天猫双11干出了设计品牌商圈成交第一的好成绩。

从淘宝到天猫,从线下原创市集走进李佳琦的直播间,这对夫妻档创业者,与千千万万个国内独立设计师一样,正在为做出中国人自己的品牌而努力。因为“垂涎”广州强大供应链,他们从杭州移居广州。短短时间内,这对初来乍到的小年轻,在疫情期间逆势增长的销量,成为圈里小名人,成为老厂长们的座上宾。(戳以下视频了解更多↓↓)

把创意集市搬到线上

“这个颜色美到飞起!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做出来的包包,是今年流行的马卡龙配色”。李佳琦在直播间展示了古良吉吉天猫店铺的一款腋下包,并请出三位不同穿搭风格的模特试背了三个颜色。随后,黄色和乳白色现货迅速售罄。

广州夫妻档品牌成李佳琦直播常客,一款女包一次卖了150万

小葫芦数据显示,这款在李佳琦直播间售价459元的包,在当晚直播中卖出3364件,销售额154.41万元。

“古良吉吉”,这个品牌名称是创始人古良和吉吉的名字组合。古良和吉吉是高中同学,创业时是恋人,现在则是相伴多年的夫妻。2012年吉吉从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后,来到了古良的大学中国美术学院所在城市杭州,开始了乌托邦式的创业初期历程。

“我们那时候就是自己设计、自己生产,纯手工,就跟小作坊一样。我记得卖出去的第一个包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做好,就卖了三四百块钱。”这么干了一段时间集市摆摊活儿,然后开始试着在淘宝店里卖。开店初期,古良一手担起采购、做包、打杂、拍照各种活儿。

随着业务增多,团队渐渐扩大到5个人,到了2016年店铺每个月已经有了三四百个订单。吉吉回忆起来认为那时大家仍然是“佛系”的状态。“店铺里我只管产品,设计以外的商业上的事情都是古良负责。古良也说我是被保护得很好。”和外向、擅长社交的古良不同,吉吉显得极为安静内敛,“被保护得很好”也使她更专注于产品本身。

2016年,古良和吉吉在父母的支持下,贷款在中国美术学院旁边买了一栋别墅,加上地下室的部分有五层空间,“我们那个时候想的是有点乌托邦的心态,想把负一楼用作生产,楼上用作展厅、吃饭、睡觉的空间”。但别墅装修好以后,古良和吉吉一天都还没有住过,就决定搬到广州来。

展开全文

“一开始大家都是有点温水煮青蛙的状态,不缺钱,也有一点收入来源。后来大家都开始有了生活的压力。我们觉得杭州那边没有产业链,要材料没材料,然后又招不到工,不适合这个行业发展,我们就决定搬到广州来。”2017年开年,为了公司更好的发展,古良和吉吉将杭州的新房租给朋友,自己则将公司搬到了广州。

广州夫妻档品牌成李佳琦直播常客,一款女包一次卖了150万

吉吉在指导设计师工作。

据点转移到广州

广州被称为“箱包之都”,而广州的箱包产业又大都集中在白云区。古良和吉吉将公司落在了白云区嘉禾附近,离工厂很近,距材料采购地也只需要二十分钟的车程。

到广州后,完善的供应链让古良吉吉获得了飞速发展。古良和吉吉刚来广州时只租了不到一百平米的办公场地,三个月的时间就扩大到了三百多平米,“搬过来以后,从设计端就会产生一些变化。因为这边的材料、师傅的技术都会更前沿一些,对于市场的适应更好,所以发展比较快。”

古良吉吉合作厂商龚氏皮具厂老板龚建文告诉南都记者,广州有全球知名的生产箱包的产业基地,而白云区生产的箱包又相对高档,“以前大家都认为白云区的制造业是很低端的,我认为过去确实是这样。但是十几年来,其实我们整个制造业也在不断地改变、提升”。

广州夫妻档品牌成李佳琦直播常客,一款女包一次卖了150万

箱包工厂

据了解,国内的箱包品牌以传统品牌和新兴独立设计师品牌为主,前者主营阵地在线下,后者则主要在天猫等电商平台销售。龚建文透露,疫情以来,工厂来自传统品牌的订单大量减少,迅速崛起的独立设计师品牌则填补了这部分的空白,“设计师品牌有个特点,他们的包都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做。传统品牌更多是以市场为导向,市场好卖什么就做什么。这就是设计师出身的品牌跟传统品牌本质上不一样的地方。”相比于传统品牌,设计师品牌也会对材料、做工要求更高。

广州夫妻档品牌成李佳琦直播常客,一款女包一次卖了150万

古良吉吉的直播间。

古良吉吉店铺发展的同时,古良和吉吉仍然是吉吉负责产品、古良负责其他,但随着公司发展,古良和吉吉也会有矛盾。吉吉告诉南都记者,她和古良有时候在产品上的理念会有分歧,“比如这款包我觉得只适合手提,斜挎非常不好看。但是从市场容量来讲,即使是手提包,也要求有一个斜跨的带子。我就非常不愿意在上面加斜挎的挂件,因为我觉得很难看,古良会更考虑市场、商业化方面的因素。这些点都会产生矛盾。最后我们是商量着解决,就是在我能接受跟他们能接受的范围内,达到一个平衡。”

广州夫妻档品牌成李佳琦直播常客,一款女包一次卖了150万

古良(右)和吉吉(左)在商量包包制作。

包包成热播剧爆款

2020年开年,古良吉吉有了天猫店,也有了更多在品牌化上的布局。古良告诉南都记者,他最开始有品牌意识,是在思考用户需求的时候,“当我们有一些产品在没有被我们主动营销却卖得好得时候,我们就会去想卖得好的原因在哪里,我们的用户是谁,我们想表达什么,我们和用户中间用什么连接,这其实就是品牌要做的部分。大概是从2017年年底,我开始想,原来我们是可以去往品牌的方向走的。”

在没有投放广告的情况下,2019年到2020年,热播剧《亲爱的热爱的》和《下一站是幸福》中都出现了古良吉吉的产品,给古良吉吉店铺吸引了许多关注。2020年,天猫店开设后,古良吉吉的产品还走进了李佳琦的直播间,到目前已经被李佳琦播过三次。

古良透露,李佳琦的选品团队希望能够在直播间补充设计师品牌,国内能够满足拥有超过1万件现货的设计师品牌并不多,同时李佳琦本人也认为古良吉吉的产品是年轻的、好看的,和直播间的受众是契合的,所以才有了两者的合作。

广州夫妻档品牌成李佳琦直播常客,一款女包一次卖了150万

古良吉吉按照年轻人喜好设计的包款。

同时,开设天猫店以来,古良感觉得到了更多在整体战略上的帮助,“天猫这边有比较长久的战略思维,需要我们为接下来的三到五年做规划。天猫会很系统,系统到怎么匹配品牌团队,客户的服务体系怎么做好,怎么做年度供应链配合的规划,这种很系统的品牌的打法其实是我们稀缺的。”

古良和吉吉都很好看国内设计师品牌未来的发展,吉吉将这描述为“风口”,“我觉得现在我们做品牌有时代的优势。现在年轻人对于本土品牌的认知度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以前大家要跟风、要追求大牌,现在的年轻更追求个性化的东西,而且他们对自己的国家也很自信。”

古良则认为中国的设计师品牌还需要在文化上有所建设,“可能我们的产品设计没太大问题,我们的供应链跟国外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我们的整个品牌形象建设中,那些形而上的东西,我们的品牌想表达的理念、想表达的美学,那些是我们所缺少的。但是未来一定会补上,我自己的判断可能在5年左右会出真正出现做美学的,或者传达出自己态度的国货品牌。我们也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采写:南都记者 汪陈晨

图/视频:南都记者 林耀华 刘威 实习生 黎均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xsh6.com/921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6666666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