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

无人机“黑飞”泛滥!专家称管理法规严重滞后 业内技术标准不一

央广网北京2月23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报道,近日,重庆“开往春天的轻轨”走红。不少摄影爱好者在重庆轻轨2号线周围放飞无人机,拍摄列车在花海中穿行的美景。22日15时30分左右,列车被其中一架无人机迎面撞击逼停。据悉,事故未造成列车损伤,未影响运营。随后,重庆轨道交通官方发声表示,此举违反有关规定,将依法追究“飞手”责任。

央广网北京2月23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报道,近日,重庆“开往春天的轻轨”走红。不少摄影爱好者在重庆轻轨2号线周围放飞无人机,拍摄列车在花海中穿行的美景。22日15时30分左右,列车被其中一架无人机迎面撞击逼停。据悉,事故未造成列车损伤,未影响运营。随后,重庆轨道交通官方发声表示,此举违反有关规定,将依法追究“飞手”责任。

无人机“黑飞”泛滥!专家称管理法规严重滞后 业内技术标准不一

无人机“黑飞”泛滥!专家称管理法规严重滞后 业内技术标准不一

图片来源:重庆轨道交通官方微博

记者现场探访:列车距地面20米,一旦脱轨后果不堪设想

“开往春天的轻轨”视频中呈现的是重庆轻轨2号线李子坝站到佛图关站的一段景色,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事件发生后,前来观景打卡的游客依旧很多,但空中暂时没有再出现无人机的身影。有市民表示,因为附近景色较好,所以偶见航拍无人机,几乎没有看到过有关部门出面管控。受访者提到,轻轨列车行驶在高架轨道上,有些地方距离地面20米左右,一旦因为碰撞发生脱轨,后果不堪设想。

事件发生后,重庆轨道交通集团表示,根据《城市轨道交通运营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令2018年第8号)》第三十四条规定,禁止在地面或者高架线路两侧各100米范围内升放风筝、气球等低空飘浮物体和无人机等低空飞行器。

展开全文

另外,根据我国民航的相关规定,民用机场净空保护区域为每条跑道两端20公里、两侧10公里范围。这一次发生事故的路段,属于被划定的渝中区化龙桥街道禁飞区内。《重庆无人机管理暂行办法》也明确规定,民用无人机飞行活动应当依法向飞行管制和民航部门提出飞行计划和飞行空域申请,经批准后实施。办法还明确严禁民用无人机在车站、码头、港口等人员密集区域飞行,违反规定的“飞手”将面临200至10000元的处罚。

民航法规专家张起淮:相关法规滞后,无人机管理现困境

航空法学专家张起淮指出法规滞后

北京法学会航空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起淮在接受中国之声《新闻有观点》采访时表示,造成此次事故的原因众多。有可能是经过审批的无人机在执行任务时操作失误所致,也有可能是未经登记“黑飞”的违法后果。

在张起淮看来,无人机不是“玩具飞机”,存在一定危险性。在人口密集,交通繁忙的地方放飞无人机,很有可能出现伤人事故;在高空高速的情况下,飞鸟撞击都可能导致飞机坠毁,无人机撞击的后果可能更加严重。因此,除了审批管理,无人机驾驶的培训也非常重要。“飞手”应获得AOP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培训机构授予的专业资格,正确驾驶无人机。

张起淮介绍,目前我国的无人机主要分为国家项目和民用两类,国家在使用无人机执行军事、侦查、缉私缉毒、破案等任务时,会进行严格的审批管理,通常没有“黑飞”现象,而民用无人机的使用情况就“复杂得多”。2018年6月1日起,国家民航局发布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经营性飞行活动管理办法(暂行)》正式实施,但该办法仅对民用经营性无人机的管理作了相关规定,未涉及娱乐性无人机。更为全面的《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曾于2018年1月公开征求意见,但至今尚未出台。个人拥有的、非经营性的无人机,依旧存在管理空白。

尽管北京、重庆等城市出台了地方性的无人机管理暂行办法,但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存在“多头管理”下的监管盲区,很多无人机爱好者不知道该去哪里报备,被迫成为“黑飞”者。

张起淮指出,目前,我国关于无人机的法律法规是“繁杂交错在一起的”,包括空域管理规定、飞行管理规定、无人机的生产管理规定等,一部法律的出台则需要经历理论研究、实践调研、标准制定、责任划分等环节,是一个大型的系统工程。因此,法律的出台往往滞后于迅猛发展的现实。张起淮认为,要想让无人机尽早摆脱“黑飞”身份,就要在立法、执法、监督三个环节上下功夫,在有序管理的前提下稳步发展无人机事业。

技术研究者杨金铭:“黑飞”者未必“黑心”,监管技术有难题

无人机技术专家杨金铭谈技术和管理困境

“不是所有‘黑飞’的人都有主观恶意,有的人可能只是想拍一张好看的照片而已。”深圳三航工业技术研究院院长杨金铭认为,面对“黑飞”泛滥的问题,不应该把矛头都指向“黑飞”者,而是应该从管理层面解决问题。

关于“黑飞”现象的治理难题,有很多专家都给出过“技术答案”。譬如,通过设置“电子围栏”的方式屏蔽信号,使无人机在禁飞区飞不起来,或是要求民用无人机的生产企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在民用无人机上安装飞行控制芯片、设置禁飞区域的软件等。然而,这些貌似先进的妙招,在杨金铭看来却难以落地。杨金铭认为,“电子围栏”的设立在技术成熟的情况下或许可行,但无人机是一个新兴产业,且技术一直在进步,有关空域禁飞的管理部门和技术部门的协调机制尚未建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电子围栏”有一定难度。

杨金铭谈到,无人机用途五花八门,可能用于农业、航拍、电力等,哪类无人机该内置何种软件,业内还没有统一的技术标准,要求民用无人机生产企业在生产时内置相关管控软件也不现实。

因此,除了要攻克技术难关,管理部门的协调问题也值得重视。“很多部门都号称要管,结果谁也没管好。”杨金铭认为,应该尽快确立一种多部门联动的机制,或是干脆指定一个部门管理,帮助无人机这个新兴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监制:梁悦

记者:王娴、陈鹏

编辑:刘红伟、王天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xsh6.com/3052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6666666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